钢牙兔的脑残粉;Fate系列枪厨,蓝枪本命,绿枪墙头;主CP蓝绿枪,其余杂食;陛下求跪求抱大腿求王财;考据癖,挖坑不填党(最近坑品不算数);三次元泥轰无爱,圣母散退。

#Fate# #守护者# 

练习涂鸦:终于摆脱控制之后的觉醒迪卢姆多。胸口是……(剧透型消音)

涂王蜂设定一想到软绵绵的虫子我就半崩溃 


【双枪(五四/帝韦伯)】守护者(10)-上(特殊ABO设定,AXA)

“所以……你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韦伯一脸铁青地看着医疗室的一片狼藉。

地上乱七八糟没关系,有些碎玻璃也还好,营养液满地都是也可以让清扫机器人处理。

但完全被拆离的医疗舱和上面的大洞,以及维摩那墙壁上的一个洞——就算他没学过土木工程也知道那绝对不是为了安装窗户留出来的——让年轻的黑发指挥官一阵胃疼。

“我想是一些,预计之外的变化,一些——”红发的守卫者摊了摊手,他很难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往下说。

王蜂制定计划的时候显然也通知了伊斯坎达尔,但是那个计划并不是用来商议,而是纯粹的“执行”。

现场残留的信息素已经告知了伊斯坎达尔之前发生的一切,而且从守卫者们之间的感知里他也猜得出接下来发生...

关于《守护者》故事设定的一些Talk~

【这大概是早就应该写的有话要说】


关于《守护者》的很多故事设定,是写在文章的字里行间里的,但是从来没有做过一个系统的描述。

不过事实上我觉得背景故事单独列出来似乎有些无趣——总之如果要简介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末世之后的人类作死的未来”。

当然,这个故事并非来宣扬什么“正义的战争”之类的,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们站在的是“新人类”的角度,然而如果站在人类的角度来说这恐怕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体验。

但是如果一种高等生物的文明建立在奴役另一种高等生物上的话,那么这种未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这就是《守护者》的背景故事,然而《守护者》的主线本身则是一个追寻自由的故事。

可是...

【双枪(五四/帝韦伯)】守护者(9)-上(特殊ABO设定,AXA)

下半场在哪?下半场就看 @月濑辉夜 什么时候填坑了哼唧。


(9)上


如果说在这件事情上库丘林有什么想留给其他人的感想,那一定是永远不要和进入发情期的守卫者交手,尤其是正常情况下势均力敌的。

蓝发守卫者从不知道黑发的迪卢姆多有如此强烈的攻击性,就算是在战场上被解放了控制权的对方也冷静得符合他的“战术大师”的头衔。

但现在的迪卢姆多简直像和赫拉克勒斯属于同一制式。

库丘林向右侧一个折返,躲开了迪卢姆多一脚踢起的石块。石块砸到地上的时候,农场还未耕耘过、几乎有混凝土硬度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浅坑。

库丘林在心里“啧”了一声,确定迪卢姆多还在追击自己后,...

【双枪(五四/帝韦伯)】守护者(8)-下(特殊ABO设定,AXA)

重点内容根本没写到好吗!

AA滚个床单得先打一架啊!

辉夜宝宝不方,这只是更新的上半

==================


但是和上一次的情况显然还有完全不同的地方。

这一次的迪卢姆多完全没有被抑制守卫者的本能,在失去了意识控制之下黑发守卫者完全依靠自己的直觉行动。

而现在——库丘林根本不会怀疑,被强制发情的守卫者只剩下了“干了什么东西”的冲动,无论他面前是新人类还是喷了信息素的人类,对现在的迪卢姆多来说完全一样。

想到对方战斗能力的时候库丘林觉得简直不能更糟了,现在聚集在51区的守卫者们并未完全恢复战斗力,他自然也不是例外。

守卫者的身体机能远远强大于其他的新人类,这一点...

【双枪(五四/帝韦伯)】守护者(8)-中(特殊ABO设定,AXA)

(8)中


黑发的少年军官咬着下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他一直都明白,义务是互相的。人类社会一直在强调这些事情,但仅限于人类之间。

人类从未把他们的造物放在和自己同等的位置,所有的法律也未曾涵盖过新人类。

所以他们之间从未存在过什么平等,而他面前的这些新人类只是在争取一个平等。

他应该说些什么,必须说些什么。但是他最后只能从嗓子里面挤出一句干巴巴、没有任何实质用处的道歉。

“对不起。”

伊斯坎达尔有趣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军官变换了好几个表情,粗豪的大汉喝了一大口啤酒,几乎将那一大罐喝掉了一半之后才开口。

“小家伙,你在替谁道歉?”


这个问题让韦伯愣了那么一会,黑发的少年军官显...

【双枪(五四)】守护者(8)上

(8)


韦伯并未拒绝库丘林的要求。

倒不是因为少年军官对着因为关切而暴怒的守卫者近乎扭曲的脸产生了畏惧,而是他在执行自己的承诺。

利用一些小手段绕开了电脑监控记录,黑发的守卫者顺利地进入了治疗仓。

看着被调配好的营养液淹没的迪卢姆多,韦伯才意识到黑发守卫者大概是第一个用上了医疗装置的新人类。

就算是那些受欢迎的角斗士在斗技场上受了重伤都有可能被直接抛弃,而在战场上重伤的新人类就算是守卫者不也会获得妥善的治疗。

如果伤势严重到恢复之后会影响战力,那么结果不堪设想。

曾经有新人类人权主义者这么说过,“死在战场上的新人类也许是这个种群中最幸福的存在”。...


【双枪(五四)】犬的假设法则 (5)中 还差两更……但我觉得很快又变成欠三了

黑发领主注视着蓝发英灵,而后者也用无比认真的神色在看着他。

那双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期待,期待着他给予一个肯定的答案。

迪卢姆多有些犹豫了。在内心深处他必须承认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提案,能让传说中的大英雄成为自己土地的守护者,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国王也难以想象这种殊荣。

在黑发领主自幼的认知力,那位传说中的战士属于厄尔斯特,也只能属于厄尔斯特。

即使他的领地已经扩张到了英雄曾经为之战斗和守护的土地,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获得这种殊荣。

迪卢姆多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的骨子里还是那个想要和同伴们一起策马而行的战士,而不是想成为统治一国的权力者。


库丘林看着面前维持着青年外表,却无法和...

© 死棘与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