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牙兔的脑残粉;Fate系列枪厨,蓝枪本命,绿枪墙头;主CP蓝绿枪,其余杂食;陛下求跪求抱大腿求王财;考据癖,挖坑不填党(最近坑品不算数);三次元泥轰无爱,圣母散退。

【FGO/双枪/术狂】来自深海(1)

想写肉。

估计过不了几章就直奔主题了。

一定是《有胆子下线别走》太素了

=====================


From the deep Sea


“喜欢海吗?”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侧过身,低下头询问牵在身边的小男孩。

美丽的女性一只手压着自己被海风吹起的裙摆,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一问一答。

小男孩有一头鲜艳的蓝发,回望男人的眼睛犹如一对最美丽的印度鸽血红。

“喜欢!”他大声的回答,甚至压过了拍打礁石的海浪。

“哦哦哦!那小瑟坦达长大之后的愿望是什么?”

“和爸爸一样,成为环游世界的船长……”

“嗯嗯!果然和爸爸一样帅气!”

“然后...

召唤出我的这位Master啊,要买鱼吗


我的杯子就是喂得这么一目了然。

加班期的乐趣就是打开fgo,舔舔角色卡(血泪)

【Fate/双枪(无差)】有胆子下线别走(20)

加班中,短小的摸鱼更

====================


(20)


“喂喂,试下收音啊,我还没搞过现场直播呢。“库丘林摆弄着夹在领口的小麦克风,顺便调整着挂在斜挎包肩带上的摄像头。

这套装备当然是迪卢姆多准备的,黑发青年在看到对方试图直接用手机内置摄像头开直播的时候,立刻掏出了一套备用的一人用户外直播套装。

“夹这里,这里。”库丘林一边调试的时候,一边看着迪卢姆多正指手画脚地比划着摄像头的位置。

“这里的高度可以在距离适合的情况下拍好女性COSER,你要拍男性的时候记得把镜头扭一下。”

避开麦克风的收音范围,迪卢姆多尽量小声地和库丘林说着。

“我来这里...

存档。

这是他的意识之海,只是张眼就明白了情况的黑发青年嗤笑了一声。

他的脚尖踩上了水面,一圈涟漪从圆心开始向外扩散,而后又硬生生的凝固在他的脚下。

“没用的,就算到处是缝隙,你也不可能离开这里。”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踩着的水面,另一端倒影出一个和他极度相似的倒影。

——或者说,他们是完全相同的。

同样的发色,同样的脸庞,同样的眼眸,不同的只是表情。

他的表情平静而温柔,倒影中却全是疯狂。就像被困于原地的野兽,无法扩散的波光是徒劳的挣扎。


Mafioso 片段A

那双手从他身后圈了上来,在他的小腹上交叉紧握。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子上,带着熟悉的香水味。

蓝发的狼首挑了挑眉,向后仰起头。

他的手盖上了对方的手背,粗糙的手指抚摸着手指上凸起的骨节

“你怎么了,迪卢。”

“我爱您。”

“我知道。”

“我用我的全部在爱您。”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所以您的答案呢?”

“也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一个重复的问答游戏,只有重复的人们明白其中的意思。

那个精干、强壮以及嗜血的黑发青年似乎能掌控一切。

只有那个蓝发的男人能知道他的脆弱,他的不确定,他掩饰在自信后的伤口。

在对方的面前,黑发的狂狼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得到片刻的安心。

因...

【Fate/双枪无差】有胆子下线别走(19)

(19)


其实库丘林是抱着着“爽一把就死的心”踏上的这次旅程。

在他肯定了“分期付款还你钱”之后,那个黑头发的小子坦诚的把行程花费清单交给了他。

……他就知道死有钱人的“经济行程”也不会经济到哪里去——比如说来回机票都是头等舱,宾馆直接上的五星……

就算那小子说自己都有VIP,所有的预定都是特别优惠的价格,但是加起来的总数额还是足够让库丘林觉得自己的存款不保。

“那个,分期无上限,没利息,还有行程里三餐我付钱。”

——要不是迪卢姆多做了一个补充说明,他一定会把清单糊到对方脸上,然后彻底拒绝这次旅行。


“头等舱真舒服啊——”从飞机上下来的库丘林伸了个...

一边怀疑自己会咳出肺一边加班(。˘⌣ƪ)

生病还加班 预感中秋在家躺三天

© 死棘与蔷薇 | Powered by LOFTER